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鲁检文化 > 检察文苑 >
问海 第四章
发布时间:2018-03-20 16:03:21作者:张开芳来源:山东省检察官文联浏览次数: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第四章 雨中情切切 玉兰有新诗

 

学校教学工作一天比一天紧张起来,学生们课余时间都埋头试验室里,由于学习紧张,他们四个人很难在凑到一起。好在罗一和祁云沁在一个试验室,他俩天天接触,这对祁云沁来说争取罗一是个很好的机会,祁云沁也想充分利用好这个机会密切与罗一的关系,她始终忘不了罗一在教室里给她说的质能方程式,她期待着和罗一的关系来它个质能转换。

经过了一个学期的交流,罗一在祁云沁面前总是表现得热情大方,对祁云沁心理上需要的那种质能转换一点都没有表露。罗一在想什么呢?他与自己说的质能转换仅仅是说说而已,也许罗一是城市里的学生,与女生接触多了并不当回事?

祁云沁的一番苦心始终没有答案,她已经感觉到罗一欣赏乔云素,有时好像罗一在自己和乔云素之间徘徊,她想尽快揭晓罗一心里的秘密。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祁云沁对罗一说:“听说黄埔港的风景不错,星期天我们叫着乔云素到黄埔港度个周日怎么样?”

罗一说:“就我们三个人吗?”

“不行吗?”

“我看还要叫上吴侬,万一出现什么情况还有个帮手,就像上次春游,还是吴侬下山去救我。再说了,没有吴侬不是比例失调了吗?”

真是有情却被无情恼,罗一假装不懂祁云沁的意思,祁云沁只好说:“我没有说不让吴侬参加呀。”

第二天他们吃过早饭,四人坐上了学校的专车去了黄铺港。

这是一个正在建设中的港口,港口规模很大,风景秀丽。

港口的入口处是一个一千多平方米的广场,广场周围全是绿地草坪和一排排的香樟树,广场的东边就是海边,海岸沿线都是用石头砌成的,岸上是一排排荔枝树,笑开了口的荔枝挂满了枝头,树上的各种鸟儿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还有朝着行人不停地叫着欢迎光临停靠着许多国家的船只,船上飘扬着形态各异的外国国旗,各种肤色的外国人来回在码头上穿行,船只鸣着汽笛不停地出出进进,港口一派迷人景像。

他们来到了港口自东向西转,观看停靠在码头上的外国船只,不时地还和一些外国人会话。

来到港口主要欣赏港口的灯光,白天只能观看船只听港口的汽笛,晚上才能欣赏灯光。

一个上午过去了,中午他们在港口的餐厅里吃了顿饭,下午接着转。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船上的灯光全部亮了起来,放眼望去,整个港口星罗棋布,就像银河系里熠熠闪烁的繁星,海面上出现了五彩缤纷的画面。

他们被这港口的夜给迷住了,谁都不提返回的事。

到了晚上八点,天公不作美,他们兴致正浓的时候老天下起了雨,他们只好决定回返。

从码头到车站的路足有十多公里,返回的时候雨点密集起来,他们紧赶慢赶来到了车站。到了车站的时候,衣服全被打湿了,身上有了寒意。更糟糕的是,他们赶到这个车站后已经没有了班车,他们只好还要步行六华里到另一个车站上车,然后再转车到学校。

雨在不停地下着。到下个车站的路坑坑洼洼,又加上路面上有很多积水,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六华里的路大约走了一个小时,终于到了下个车站。这时,他们四个人全成了落汤鸡,乔云素和祁云沁的衣衫紧贴在身上,身体显现出清晰的曲线。他们站在公交车站旁等车。不一会,一辆公共汽车在他们跟前停下,车门自动打开,他们上了车。

上车后,祁云沁和乔云素坐在了靠左边的车窗下,罗一和吴侬坐在了后排的车坐上。刚坐好汽车就开动了,随着一阵冷风顺着车窗吹了进来,祁云沁和乔云素冻得拥抱在了一起。

外面的雨还在下个不停,路面上的积水越来越多,能见度越来越低,虽然司机打开了车的大灯,能见度却不到十五米,汽车只好在不太宽的道路上慢慢行驶着,风吹雨雾不停地透过车窗的玻璃缝挤进车内,车内没有一点暖意。这时,乔云素的身体已经支持不住了,躺在了祁云沁的身上,祁云沁把乔云素抱在怀里。

汽车大约走了四十分钟,汽车停了下来,售票员小姐提醒他们到站了,准备下车。

罗一和吴侬从后车坐上走到了车门口。这时,乔云素还躺在祁云沁的怀里一动不动,祁云沁认为云素睡着了。

祁云沁叫着乔云素,怎么叫也叫不醒。

祁云沁用手一试她的前额:祁云沁忙叫罗一:

罗一赶快过来,把手放到她的前额一试,果真烫得厉害。

“云素,云素,你醒醒。”罗一叫了几声没有叫醒。

干脆,罗一把乔云素抱起来下了车,等待着转车回学校。

雨越下越大,旁边也没有避雨的地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班车才能过来。罗一对大家说:

“是呀!周围有没有医院啊?”祁云沁说着,吴侬就打听行人。

非常糟糕!经过询问过路人周围没有医院。罗一说:“不行的话,我们就站在路的中间,无论什么车都要拦截下来,向司机说明情况,把我们送到学校医院去。”

吴侬和祁云沁站在了路的中间拦车。不一会,一道灰黄的汽车灯光射来,祁云沁和吴侬双手高举,左右摇晃着给司机发信号。

一个急刹车!连泥带水溅了吴侬和祁云沁一身。

车停了下来,是辆搞运输的货车。

“司机同志,我们有一位病人,病得非常的厉害,周围又没有医院,请麻烦您给送到宾大医院去。”祁云沁大声对司机说着。

司机迅速打开车门说:“快上来吧。”

驾驶室是个双排坐,罗一抱着乔云素上了后排坐,乔云素躺在罗一的怀里,祁云沁守在乔云素身边,吴侬坐在前排。

坐好后,汽车开始前进,由于能见度低,汽车不敢开快,只好慢慢往前走。

四十分钟后,汽车开进了宾城大学医院。汽车停下后,罗一抱着乔云素下了车,迅速向急诊室跑去。

到了急诊室,医生忙吩咐护士给乔云素试体温,量血压,挂吊瓶,进行物理降温。他们三个人守在乔云素的病床前,谁也不肯离开。

一个小时过去了,乔云素还是没有醒来。这时,大家肚子饿的实在是无力支撑了,吴侬去了校服务社买了些吃的回来,大家分别都吃了点东西。

乔云素一时没有醒来,身边需要人,可他们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他们商量着一个人留下来,其他人回去,然后,告诉乔云素同一宿舍的女生送来更换的衣服。

祁云沁说:

罗一说:。说完大家分别离去。

不一会,一位叫李丽的和云素一个宿舍的女生拿着衣服进了病房,还带了些水果放在了床头柜上。李丽说:

祁云沁说:

李丽说:“要不我们俩都留下吧,也好说说话,免得一个人寂寞。”

祁云沁说:“那好吧。”

祁云沁和李丽帮乔云素换上衣服,两人坐下来开始聊天。

李丽问:“你们今天到哪里去了。”

祁云沁笑笑回答道:“我们到了黄埔码头,被海上的灯光吸引住了,谁知天不作美,我们四个人都成了落汤鸡。”

李丽说:“我看你们四个人经常在一起出去,你们的关系那么好,真羡慕你们,你们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

祁云沁说:“我和吴侬是同乡,一起长大的,罗一和乔云素是在一次咏秋诗会上认识的,所以,我们四个人就经常在一起了。”

护士小姐又来试体温了。她从盘子里取出一只体温表甩了甩,放到乔云素的腋下,待一会,取出一看,三十八度五,体温下降了。不一会,乔云素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见了祁云沁和李丽坐在身边,忙问道:“李丽你怎么也在这里?”

李丽说:“我是来给你送衣服来了。”

这时,乔云素对昨天的事有了记忆:是这样。

祁云沁说:“罗一对你真好。”

乔云素说:“罗一不是和你和吴侬一样,都是我们要好的同学吗?”

祁云沁说:“一样?那恐怕有区别?罗一是学生会里的副秘书长,你们是诗词盟友,你心中的白马王子。”

乔云素的脸颊立刻绯红起来,他没有否认祁云沁刚才的说法,她只是对祁云沁的话题避而不答。

乔云素说:“真的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

这时,祁云沁把从上车到医院的情况给乔云素细说了一遍。

乔云素听了祁云沁的叙述后说:

勿忘我

李丽问:“勿忘我?什么意思?”

祁云沁把“勿忘我”的故事向李丽讲了一遍,李丽说:“你们的故事太富有诗意了。”

乔祁云沁和乔云素都骄傲地笑了。

乔云素的病情明显好转了,祁云沁对李丽说:“乔云素没事了,我们俩总不能都陪在这里,我看你回去休息去吧,明天还要上课。”

李丽说:“你们折腾一天了,不行让我来陪伴乔云素,你回去休息。”

祁云沁说:“看我的身板挺好,你就别客气了,还是你回去吧,云素有我来照顾。”

李丽说:“那好吧。”

李丽转身给乔云素打招呼:“云素我走了,好好休息,有事叫我就是。”

乔云素说:“好的,麻烦你了李丽。”

李丽说:“不用客气。”

李丽走后祁云沁和乔云素拉起了。祁云沁挤眉弄眼地对乔云素说:“我看罗一对你有那个意思,你病了他把你像小妹妹一样呵护。”

乔云素说:“换你也一样。”

“那可不一定噢?”

乔云素问:“唉,祁云沁,你说罗一这人怎么样?”

“这人很好的呀,学生干部,学校的佼佼者,还挺有爱心和责任感的。”

乔云素满意地笑了。

祁云沁又说:“云素,我真的好羡慕你,你有那么好的文才,人又那么漂亮,罗一对你又那么地倾心,我真的有点嫉妒了。”

乔云素说:“我哪有那么好,我和罗一仅仅是同学关系而已,我倒觉得吴侬对你非常的不错。”这时,祁云沁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淡淡地说:“因为我们是同乡,没别的意思。”

乔云素说:“同乡好啊,你们很难得,一起长大,又进了同一所大学,这也是个缘分。”

看得出,祁云沁对乔云素的说法并没有什么兴趣。

两个人拉了一阵子,睡意来了,两人抱在一起睡去。

第二天一早,罗一提着一大包荔枝香蕉走了进来,乔云素立起身子不好意思地说:“谢谢你罗一,真的不好意思。

罗一微笑着对乔云素说。

乔云素历来就是一个富有想象力的人,身体舒服了她就表露她的文学天赋。她对罗一说:   罗一点点头说:“是啊!情到深处无言爱,爱到深处是无言,是吗?”乔云素笑笑说:“我没说爱你呀!你有点自作多情了。”

罗一装出一幅伤感的样子说:“我好伤心,难怪古人说,最难风雨故人来,人不能仅是被动地去接受风雨,心灵上也要有风雨,天哪!我怎么爱上个不带雨的云!”

乔云素笑笑问道:“你爱我吗?”

罗一回答:“张爱玲说,生命中是否会有一个人,当你第一眼看到他时,你已经知道就是他了。这时,你微笑的眼睛望着他,笃定地说,你哪里都别想再去了。你满意吗?”

“你一言看见谁了?”

“我一眼看见一位美女诗人。”

这时,乔云素从床上做起来,觉得一阵眩晕,眼睛微闭着,罗一上前揽过乔云素,乔云素在罗一身上躺了一会,然后睁开眼睛,直起身子朝着罗一笑笑。

罗一说:“你感冒一场,身体虚弱,刚才可能起猛了些,所以头晕起来。

乔云素坐在病床上坐着,护士过来测体温,待一会护士取出体温表看看,三十七度一。护士说,你可以到外面走走,不能老躺在床上。

罗一说:“操场边的玉兰花开了,我们到哪里走走好吗?”

“好啊!”

     罗一和乔云素出来医院来到了操场边那颗玉兰树下,玉兰刚刚开花,正在噗嗒、噗嗒地往地上落,乔云素从地上捡起一朵刚落下的玉兰花吻着,然后对罗一说:“罗一你看,这如伞如盖的玉兰树白天被绿衣覆盖,不露声色,夜晚却释放出浓郁的馨香,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操啊?”

罗一说:“看我的女诗人又要发挥什么样的想象力了,我道很想听听你的玉兰诗。”

乔云素说:“玉兰色白味美,肺腑馨香,把怒放的时间选择了静静的夜,待人们将要入睡的时候送去芬芳,所以,两广人称它为夜来香。”

罗一对乔云素的解释颇有兴趣地说:“哎?这意境真的很美,大有奉献的味道。”

“是啊,玉兰花表现的是一种纯洁、高尚,最能理解人意,它把最浓烈的爱奉献给了别人,显示出了它的与世无争,如果人也像玉兰那样那该多好。”

“我的诗人在以物喻人?”

乔云素说:“罗一,你做个玉兰花吧。”

“有把话比喻男子的吗?你道合适,你做我的玉兰花吧,在我床头上,夜夜绽放,满室飘香。”

乔云素没有和乔云素对白,她在酝酿她的玉兰诗,他瞧着高大的树冠下纷纷飘落的玉兰花脱口吟了句诗:

温馨无数逢高洁

“好!玉兰花正是高山白雪之造化,洁白而又温馨无数吧”罗一解释着诗的内含,然后对了一句:

春心一片逐夜香

乔云素接着抛出了一句:

一别深宫情无限

罗一寻思了下对了句:

且将浓绿做衣裳

乔云素又脱口而出:

丹心只为知己醉

罗一激情迸出:

我抱虔诚付夜长

好恩爱的情调噢!乔云素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一下子扑倒在罗一的怀里。

这时,罗一紧紧地把乔云素揽在怀里,横卧在自己的腿上,他用身体品味着他怀里的唐诗宋词,体味着这位风雅颂女子。

  

上一篇:问海 第三章 下一篇:问海:第五章

主办:www.bet36365.com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