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鲁检文化 > 检察文苑 >
问海 第三章
发布时间:2018-03-20 16:01:16作者:张开芳来源:山东省检察官文联浏览次数: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第三章 行云喻红尘 红叶寄相思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宾城又是一个春天。春天的宾城各种花儿轮番登场,著名的花儿有梅、兰、竹、菊四君子,还有珠兰、茉莉、玳玳、玫瑰、白兰花、蔷薇、月季、鸡冠花、紫荆花、各种茶花随处可见,最醉人的还要数木棉花,诗人说,木棉花开轰轰烈烈,堂堂正正,丹心要伏蛟龙,正色不谐蜂蝶。还有花开如飞雪的玉兰花,玉兰花深藏于浓绿深翠的树冠之中,专门趁人们入睡的时候洒一地白雪,留下持久的浓香,浸人心脾,岭南人给它了个美丽的名字叫“夜来香”。

这些花儿的高雅、矜持、娇媚和幽香暂且不说。宾城赏春道成了人们的习惯,不仅是欣赏这些有名的花儿,山里的那些无名花更十分引人注目,随着春天的到来,山花怒放,宾城人开始了踏青春游。

这个时候罗一和祁云沁他们四人商量着借一个星期天到北郊山区踏青。

春游对于罗一来说实在是内行,罗一在北方城市长大,北方市民的春游活动习以为常,每到春天城市的工厂都要放假给职工春游的时间。

这次春游自然有罗一来策划,罗一说:“这次春游大家听我指挥,乔云素同学负责宣传鼓动工作,祁云沁同学负责生活安排,吴侬同志负责安全保卫工作,我们三个人的安全吴侬同学要负总责。”

吴侬说:“我保证不丢一兵一卒!”

根据罗一的安排,头天的晚上大家准备好了太阳帽、遮阳伞,还有大米、水壶和罐头及野炊的工具。第二天一早,他们四人出了学校,就向北郊走去。

走出了郊区的建筑群,又走过一片开阔地,前面的路便是连绵的丘陵,越往北走海拔高度越来越高,山也就陡了起来。罗一知道,选择这条路线是富有挑战性的,这样的春游才有意义。

他们四人过了开阔地后步入了一条羊肠小道,前面路又窄灌木又多,脚下满地乱石,人只能从石空间穿行。这时,他们四个人成“一”字队形前进,边走边用手拨开树枝,走在前面的比较吃力,要给后面的开辟通道。这个时候罗一对大家说:“大家听我的指挥!我们的目标是翻越前方的山垭口,向山里进军,我在前面带路,吴侬在后面压阵,保护好我们的女同胞,现在我命令,前进!”

这时,乔云素取笑说:“看我们的秘书长阁下,还真像一个军事指挥员,我看罗一也该改行了。”

罗一问:“那,我改行做什么呢?”

“你可以进军校,从事军事战略研究,就不要研究物理学了。”

“好啊!我愿意接受你的建议,今天我就先尝试尝试。”

罗一两手掐腰,学着军事指挥员的样子:“快速前进!”

说完,罗一大步走在队伍的前面,乔云素、祁云沁紧随其后,吴侬在后边压阵,成“一”字队形沿小道加快了步伐。

不多时,他们进入了灌木层,罗一用手拨弄着树枝开路,每遇到了岔路口,就在地上划个前进的箭头作路标,大家沿着路标前进,真有点部队行军的意思。

在通过密集灌木丛的时候,两位女生和罗一的距离拉得比较远,只听前方的罗一向后面传递口令:“缩短距离,保持队形,加速前进!”

乔云素边走对祁云沁说:“你看罗一,还真有点军人的味道呢。”

祁云沁只是笑笑,不表示任何的意思。她非常清楚,她和罗一是有距离的,罗一倾心乔云素,她只能看乔云素和罗一演戏,他和吴侬当观众。

好不容易走过了灌木丛,往前的路可就吃力多了,要爬过一个陡坡通过一个山垭口,才能到第一个目标点。不过,前进的路有一段比较开阔些,好走了许多,风景也不错,地上一片片点点的野花得意地摇着头,吐着芬芳,浓浓的野香味扑鼻而来。这个时候,他们的兴趣更浓了,两位女生停下了脚步,站在地上观赏着那些野花儿。

要说这山里的花儿,品种可就多了,红的有石竹花,白的有铁茉莉,黄的有野菊花,还有紫云英,万山红、野百合,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顺着长蔓的伸展开着的野山花,如果你走在地上,一不小心就可能被踩上,好不可惜。

祁云沁和乔云素看到地上的花儿高兴极了,边走嘴里边哼起了小曲:

          你是一枝野百合

          在我眼前闪过

          一阵风吹你倒向了我

          本来我们无缘

          爱却成了一条小小的河

 

          你是一枝野百合

          爱在花蕊点烁

          一片清香送给了我

          相逢如此执著

          为什么你的真心让我难以扑捉

 

     罗一听了祁云沁的歌唱问道:“请教一下云沁同学,‘爱却成了一条小小的河’,‘为什么你的真心让我难以扑捉’这两句如何理解?”

祁云沁朝着罗一做了个鬼眼:“无可奉告!”

罗一问:“你不是在对我说啊?”

祁云沁又重复一句:“无可奉告!”

罗一说:“不是吗?无论是什么意思,在这里我可以向你们两位女生表白,本秘书长大门是敞开的,我都不会让你们两位女生失落。”

乔云素看看祁云沁说:“看罗一美的!”

吴侬插话:“罗一同学也太贪婪了吧,两位女生你都想霸占!”

“噢!我忘了,还有我们的物理学家吴侬先生呢!吴侬你放心,本秘书长没那么贪婪,这两位女生尽你选,剩下的我收了。”

乔云素说:“罗一同学,放尊重点好不好?”

罗一笑笑说:“本秘书长在开玩笑,别当真!”

不知不觉他们走到了山的脚下,坡陡了起来,越走觉得膝盖离胸脯越近,上气不接下气,更感到吃力的是祁云沁和乔云素。不过,祁云沁要比乔云素强得多,乔云素刚爬上不到三十米身体就瘫软下来,抓住一根树枝停下歇息,表现出一脸的无奈。这时,罗一拉过乔云素的手继续上前走,走了一段又看到祁云沁挺吃力,回头又拉过祁云沁的手上前走。前进的路越来越陡了,实在感到有点支持不住了,他们就在一块石头边坐下来休息了一会,然后继续向上走。

罗一走在队伍的前面,爬上了三百米的陡坡,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罗一屁股刚坐下,听见下面叽里咕噜的声音,还有女生的“哎哟”声。他向下一看,祁云沁和乔云素滚在了一起,祁云沁踟滑了脚,倒在了乔云素身上,祁云沁和乔云素一起滑倒在吴侬身上,把吴侬撞了个趔趄。罗一笑着向下面喊话:“吴侬艳福不浅啊,两位女生都投向你的怀抱,哥们,你这不叫太贪婪啊!”

乔云素抬起头看看罗一,大声喊道:“你还当什么军事指挥员,队伍都不要了,只顾个人往上窜。”

罗一说:“这不怪我,我是先头部队,给你们开路的,你们感谢我才对呀,怎么责备起我来了,加油,快上来!”

祁云沁和乔云素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起来后三个人继续往上爬。半个小时候后,他们三个人来到了罗一休息的地方。

下步的路就是从罗一休息的地方朝着山垭口走去。前面的路不再那么陡,比较平缓。不过,路是很窄的,只有一脚之地,而且是个要站稳脚跟,身体随着山的坡度倾斜,不要向外张。啊!天哪!你们都傻了!罗一已经跌进了山崖,是死是活就这样了,关键是你们俩,要想法脱离险境,然后才能想办法去救罗一。”说着,吴侬先去托住祁云沁,因为祁云沁在乔云素的上面,先把他托上个安全的地方后,回头再托乔云素,还要防止一脚不慎三个人一起跌下山崖。

当吴侬爬到祁云沁位置上的时候,祁云沁感动了,自己平时那么地冷落吴侬,关键时候还是吴侬,他看在同乡的份上,从队伍的最后面,越过乔云素来救自己。其实,吴侬选择先救祁云沁是对的,如果先救乔云素的话,前面就有一脚之路,搞不好三个人一起跌进山崖。

吴侬用手托着祁云沁一步一步向上爬,爬了大约二十来米,终于到了山垭口,山垭口是一片平地,往前的路非常的开阔。

吴侬对祁云沁说:“你在这里先休息,我去拖乔云素。”

祁云沁上气不接下气地点头答应着。吴侬按照原路来到了乔云素跟前,一步一步地把乔云素托到山垭口。

这下他们三个人都安全了,祁云沁和乔云素对吴侬非常的感激,说了很多感激的话。吴侬说:“感激就不需要了,我们还要想办法去找罗一。”

这时,乔云素焦急地说:“罗一怎么办啊?他还活着吗?”

吴侬说:“你们不要动,我从悬崖的右侧迂回过去,到罗一跌下山崖的地方,那里没什么危险,你们的体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好好在这里休息,需要你们的时候我会上来叫你们。”

祁云沁说:“那好,你赶快去!”接着,吴侬从山崖的右侧向山下走。这时乔云素少气无力地说:“吴侬小心。”

“你们放心!”吴侬顺着一个缓坡迂回来到了山崖下面,寻找罗一跌下去的位置,四处搜索着,边搜索边喊着:

罗一,你在哪里!

喊声传到了山上,祁云沁说:“乔云素,你听,是不是吴侬在叫我们。”乔云素仔细辨听:“不对,吴侬在喊罗一,他还没有找到罗一。”祁云沁说:“怎么办,我们是不是下去,和吴侬一起找罗一。”乔云素说:“再等等吧,如果我们走的道不和吴侬一样,我们三个再分开那不就更麻烦了。”

山崖下的吴侬还在喊着:“罗一,你个混蛋在那里!”这个时候吴侬心里有了底,罗一肯定没有死。他继续喊着:“罗一,你个混蛋,你是不是给我玩游戏!你给我出来!”

吴侬的喊声被祁云沁和乔云素听得清清楚楚。乔云素对祁云沁说:“你听吴侬在喊什么,罗一肯定没事的。”

祁云沁说:“那就谢天谢地,罗一没有事,罗一不会有事的。”

吴侬在山崖下面,边喊边用手拨开地上的灌木枝条,嘴里边嘟囔着:“罗一你个混蛋,你给我出来!”

这时,罗一“腾”地从吴侬的身后站了起来,大声地对吴侬嚷着:

吴侬转过身来,照着罗一就是一拳:“你这个混蛋!你叫我好找!如果知道你在演戏,我吴侬绝不到这里来找你!”

罗一的手使劲地拍在吴侬的肩膀上说道:“吴侬,够哥们!”

吴侬笑着说:“罗一,你没死我很高兴!”

罗一说:“我不能死,我死了不是便宜了你,看你对女生那么贪婪!”

罗一又说:“好啦,不闹了。”然后问吴侬:“乔云素和乔云素现在在哪?”

吴侬说:“他们已经到了山垭口了,我不让他们动,我自己下山来找你,找到你再去叫他们,你跌进山崖,我们三个再走失了岂不是更麻烦,所以让他们在上面等着。”

罗一说:“哥们,决策正确,你这个保卫部长太称职了,我看我们这次出行的总指挥不太合格,干脆就让给你吧!走,我们上山去。”

罗一和吴侬一起沿着悬崖的右面向山垭口走去,边走吴侬便问罗一:“说说,你是怎么躲过一关劫的?

罗一说:“当我抓住一个树枝向上爬时,树太小,不小心树枝连根拔起,身体失去了重心,顺着山崖跌了下来。跌下的那一瞬,我的大脑是清醒的,滚了两圈又抓住了根树藤,那树藤是沿着悬崖上长的,直径有六七公分,然后我顺着树藤滑到了悬崖下面,大约有三十来米,身体一点也没损伤,有惊无险。到了悬崖下面,我估计你们三个肯定会来救我,我也准备考验一下你们的良心,所以就在草丛里藏了下来。”

吴侬说:“还真有你的,藏了那么长时间,你真有耐心。”

罗一咧着嘴对吴侬说:“吴侬你不知道,隐藏在草丛里的滋味可难受了,草丛的蚊虫多得是,草蛇到处乱窜,还恐怕有毒蛇出现。我蹲在里面特别着急,不时地抬头看看是否有人来救我。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大约有四十多分钟了,还听不见你们的动静。心里想:这些没良心的,看着平时都不错,到了真事上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干脆,起来吧,别再蹲在草丛里受那份罪了。可又一想,我都坚持了那么长时间了,如果现在起来,岂不是前功尽弃嘛?不行,我不能失去考验你们的机会。于是,在草丛里又蹲了下来,直到你来。”

吴侬听了罗一讲述跌进山崖的故事,然后笑着对罗一说:“好啊,老同学,你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然后,吴侬也把他跌进悬崖后的想法和搭救他的过程说了一便。罗一听了吴侬的解释后,拍了拍吴侬的肩膀说:

吴侬说:“别逗了,如果你真的想考验一下那两位女生的话,你就继续装死,在草丛里再待上半天,看他们是不是舍生忘死来救你,况且我都给他她们俩说了,如果我两个小时上不来,你们就下去看看。”

罗一说:“你开玩笑,我再也不受那份罪了,你知道那草丛里是什么滋味嘛?”说着,他把两只胳臂伸给吴侬看,吴侬一看,罗一的两个胳臂上被蚊虫和小咬叮了好多的大包。

吴侬说:“这个戏你不愿意演我也没办法,你如果演我就配合。”

罗一问:“你怎么配合?”

吴侬说:“你还是先藏在你跌下山崖的草丛里,我上去和两位女生报信,我说罗一奄奄一息,我们一起把罗一背下山,恐怕罗一走不下山就没气了,无论如何我们三个要把他背下去,给学校,给罗一的家里也好有个交代,然后,看他们什么表情。”

罗一说:“想不到你吴侬还真有两下子,拉倒吧你。”

罗一和吴侬说着拉着,不一会就要到了山垭口。在他们刚要到山崖口的时候,吴侬悄悄地对罗一说:“我自己先上去,你先在这儿等一会,我对祁云沁和乔云素说你摔死了,在悬崖下面躺着呢,看他们有什么反应。”

罗一说:“好,你先走。”

吴侬一人爬上了山垭口,一下子躺在地上。祁云沁和乔云素焦急地问:“你怎么自己回来了?罗一怎么样?他在哪儿?”

吴侬气喘吁吁地说:“罗一找到了,就在悬崖下面,鼻孔流了很多血,我用手捂住他的嘴巴一试,他已经没了呼吸,他死了,你们想想,我们怎么向学校交待。”这时,祁云沁和乔云素脸上没有了表情,三个人好长时间没说一句话,死一般地寂静。

罗一非常好奇,等吴侬快要爬上山垭口的时候,他悄悄地向山垭口靠近,窥视乔云素和祁云沁的表情。

十分钟之后,乔云素说话了:“反正已经这样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们想办法怎么把罗一抬下山去,给学校和他的家人好有个交代。”

祁云沁说:“那,我们先听听吴侬的想法。”

吴侬说:“有两个方案,一个是先一人回学校报个信,然后让学校想办法把罗一的尸体弄下山;另一个是我们三个人轮班把罗一抗下山。”乔云素说:“罗一的身体那么重,足有一百五十多斤,我们三个哪能弄得动。”

吴侬说:“要不这样,我把我的上衣脱下来,把罗一的脑袋包裹起来,把他的手和腿用树枝捆在一起,从山上往山下滚,一直滚到山底,然后再想办法把他拖到公路上,拦截个汽车把他拉回学校。”

祁云沁说:“我看,这些办法都不行,我们还是一人回学校报信,两个人留下来陪着罗一,等学校派人来,我们一起回去。”

乔云素问:“谁回去呢?”

祁云沁说:“我看还是吴侬回去,他的体力好,抓紧时间回去,我和乔云素留下。”

吴侬说:“我已经筋疲力尽了,要回去你们回去!”

他们三个人的对话罗一听得清清楚楚,他在距离他们十多米的树底下突然站了起来,大声对吴侬嚷道:“你才死了吴侬呢!我罗一永远不会死!”

罗一的出现立刻给两位女生一个惊喜。这时,乔云素和祁云沁的拳头一起落在吴侬的身上,吴侬缩着脑袋躲闪着,然后四个人高兴地拥抱在了一起。

山垭口地势平坦,中间有一条向前延伸的小道,周围比较开阔。小道的两边生长着杂草,周围是横躺竖卧着的岩石,不守规矩的枝条从石缝中钻出,肥大的叶子像高高举起的一把把小伞,在他们眼前晃来晃去。巨石下面一株紫藤拧着劲爬上了石头的顶端,茂密的枝叶经山风一吹,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山垭口非常地凉爽,而且风景旖旎。

女生的恐惧感随着罗一的到来消除了,大家都感觉到一阵地轻松,四个人都仰面朝天躺在了地上,望着高天流云,举行了一个特殊的庆祝罗一不死的仪式。

一场虚惊之后,他们继续完成春游的旅程继续北上,来到一颗红叶树下,罗一望着红叶树吟道:“上阳化木不曾球秋,落水穿宫处处流。”

     

乔云素触景生情地吟了句:丹心一片为君意,条条叶脉是我情。
   罗一说:我们把这次活动叫做勿忘我吧?因为我们这次活动大家相互之间体现了爱心。祁云沁接着吟出了一句古诗:勿忘我,清风明月皆是客,回头笑向红尘说。罗一接着道:勿忘我,天长地久诗意长,有情无情任琢磨。

    乔云素说:“好!罗一提出的活动主题意义深远,能寄托我们的相思,红尘滚滚,人事沧桑,希望彼此大家都不得相忘。

罗一的倡议得到大家的认可。每个人都选择了最有特色的一片红叶夹到笔记本里,然后面对大山高呼:“勿忘我!”  


  

 

     

 

     
上一篇:问海:第二章 下一篇:问海 第四章

主办:www.bet36365.com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