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鲁检文化 > 检察文苑 >
小说
大政抉择
发布时间:2017-10-30 12:36:06作者:张开芳来源:浏览次数: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一、别墅密谋

\

 

市委书记黄涛住所。

时钟指向零时,市委书记黄涛夜不能寐,在房间里来回走着,妻子王娅催着黄涛说:“天不早了,赶快休息吧”

黄涛说:“睡不着啊!瞿径要出大事了。”

王娅着急地问:“怎么了?”

“昨天省巡视组来瞿径巡视,中纪委对明月湖工程和行政新区工程招投标问题以及争取中央下拨款问题抓住不放,王组长昨天下午给我见了个面,一旦案子查起来恐怕麻烦大了。”

王娅问:“工程都是招投标,应该没什么问题?”

黄涛说:“王娅你别忘了,行政新区大楼工程在你来之前杨明已经许给了别人,你来了,通过贺天启和杨明操作,硬是从别人手里抢过来的,人家拿不到工程的不告吗?这个还好说,大不了是个违纪问题,关键是争取中央下拨款的问题。”

王娅说:“争取上级下拨款你们党委政府不是集体研究决定的吗?应该是组织行为啊?”

黄涛看看王娅说:“你想得太天真了,对里面的细节问题,现在的办案手段都能破解,这个问题是因为北京的王磊出事了,王磊供出了杨明代表党委政府给他送钱的事,具体供出多少还不知道。”

王娅知道黄涛在向北京送礼的时候搭了顺风车,她已经觉察到了这里面黄涛问题的严重性。她想了好久,最后想到了让贺天启帮忙解这个围,因为贺天启在瞿径神通广大,接触的各方人士多,相信他能解决好这个事。王娅说:“你可以和贺天启商量一下嘛,他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接触的人多。再说,你和贺天启原先都在省政府工作的同事,他的瞿径政协副主席是你提的,他会帮你想办法的。”

黄涛皱着眉头想了想说:“唉?你说的对,我怎么把老贺给忘了呢。”

黄涛摸起电话给贺天启拨了过去,电话响了好长时间贺天启才接听。

“啊——哪位?”

“我是黄涛。”

“半夜三更的,怎么了?”

“老贺,有急事和你商量。”

“电话上能说吗?”

“不方便。”

“明天可以吗?”

“不行,情况紧急。”

“好吧,到哪里谈呢,黑天半夜的。”

黄涛想了想说:“到第五号别墅吧,那里僻静。”

“那好吧!”

瞿径的夜非常的寂静,连微风吹拂的树叶声都听得清清楚楚,轿车走在城市的道路上,街道上的车辆非常的稀少,街道比白天显得宽畅了许多。

贺天启自驾他的轿车和黄涛一起行驶在去森林公园五号别墅的路上,一路上黄涛和贺天启两个人的神经绷得紧紧的,相互之间几乎没大说话。

轿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到了森林公园。这时,公园路边的路灯还亮着,非常的暗淡,公园内通往别墅的路的两边是无边无际的大片森林,虽然有路灯,但轿车在森林里穿行总觉得有些阴森可怖。

贺天启边驾驶着轿车,边用眼的余光扫视着两边漆黑的森林,脑海里边寻思着瞿径发生的一些事,恐怕巡视组在瞿径巡视的问题会涉及到自己。

五号别墅到了,别墅里的工作人员将院门打开,黄涛从轿车里出来,与贺天启一起进了客厅坐下,工作人员给贺天启和黄涛分别沏上茶,然后对黄涛说:“黄书记,需要什么请吩咐。”

黄涛摆摆手说:“好了,你休息去吧,要什么我叫你。”

“好的书记,您坐。”黄涛点点头,工作人员离去,客厅里只有黄涛和贺天启。

贺天启问黄涛:“什么急事非今天晚上谈不可?”

黄涛没有立刻回答,他两手插到头发里,显出一副发愁的样子。

待了片刻,黄涛直起身子看着贺天启说道:“老贺,瞿径要出大事了,副市长杨明被上级纪检部门调查,向北京王磊送礼的事,还有明月湖和新区的工程上的事。”

贺天启问:“这两件事都会涉及到你吗?”

黄涛说:“你还不清楚吗?王娅的工程不是你操作的吗?”

贺天启问:“工程上的事我看大不了,也就是违纪,向北京送礼是为了瞿径建设,多争取些中央下拨款,我看没多大问题。”

黄涛看看贺天启,想说什么,张张嘴也没说出。

贺天启着急地问黄涛:“老黄,你要说什么就干脆一点,不要吞吞吐吐的!”

黄涛点着一支烟,低着头抽着。这时,贺天启继续追问道:“老黄,你是不是借向北京送礼的名义搭了顺风车,从里面弄了一块?”

黄涛点点头说道:“老贺,不瞒你说,都是杨明操办的,当时他是常务副市长,分管这项工作。”

贺天启一听全明白了,接着问黄涛:“你在杨明那里留有证据?”

黄涛摇摇头说:“这事只有我和杨明知道。”

贺天启问:“数额大吗?”

黄涛说:“老贺,不瞒你说,我看了刑法了,可以判无期!”

贺天启认真地思考着为黄涛解脱的办法,他想了想然后对黄涛说:“你和杨明之间的事,如果别人不知道的话,你完全可以吃口否认!”

黄涛看看贺天启,没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抽烟。

可以看得出,让黄涛吃口否认这件事,他似乎过不去自己良心这个坎,毕竟杨明是对自己有感情的,杨明为自己出了不少力,这事让杨明自己扛着,良心上太有点对不住杨明了。

贺天启问:“你对这事想怎么办?”

黄涛说:“我今天和你商量,就是想问下你有什么办法?”

贺天启问:“你觉得能把这事化解吗?”

黄涛摇摇头说:“这事已经反映到北京,北京方面领导人已经批示,对这事要彻查,对杨明的调查这一关是摆不平的。”

贺天启想了想说:“老黄,向北京送礼的问题你可以找找省委许副书记,你毕竟是许副书记培养提拔的,我觉得他会理解的,都是为了瞿径建设嘛,至于在里面搭了顺风车,这事情很难免,这年头从高层到最基层,谁都那么干净?谁都不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哪级的领导见工程不吃?你这事作为一位准副部级干部,能算得上什么?至于你妻子王娅的工程上问题,也不是你亲自所为,这就不算个事,大不了王娅不在这个地盘上干了。”

黄涛点下头,然后说道:“王娅的问题还好说,杨明的问题不好解决,省委许副书记是不会帮这个忙的,他一向讲原则,如果给他说的话,他第一句话会问你,你在里面是不是问心无愧?你说我怎么回答?”

贺天启问:“老黄,你觉得杨明会向你身上推吗?”

黄涛点点头,意思是肯定的。

贺天启用手敲了敲茶几说:“真的没办法,那就吃口否认,杨明千斤重担一人担!”

黄涛没有吭声。

贺天启想了想说:“杨明也只有向你身上推,因为你是决策人。再说,现在纪检、检察机关在查办案件方面手段很多,我不是小看杨明,别看杨明平时处理问题比较圆滑,在这方面他是抵挡不住的。”

黄涛说:“之所以我找你商量,拿个合适的对策,怎样才能让问题不暴漏,或者问题暴露出来,最后争取个负决策责任。”

贺天启笑笑说:“你老黄实在是高明,负决策责任!那就没有什么责任了?如果这样的话,你就保不了杨明,必须断尾求生!”

这时,黄涛看看贺天启,然后问道:“怎么讲?”

“怎么讲?如果杨明在这个问题上能担当起来的话,那就什么事都好说了,你觉得杨明怎么样?会担当吗?”

黄涛摇摇脑袋说:“杨明虽然在工作上配合很到位,但在这个问题上我怀疑他做不到。”

贺天启说:“能和杨明谈谈条件吗?”

“条件?”黄涛又摇了摇头。

贺天启说:“现在贪污问题司法处理很轻,大不了是个无期,数额小了十年八年的,给杨明一笔钱,把他的子女家属照顾好,我看,在杨明无法摆脱当前困境的情况下,不能说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黄涛问:“万一杨明不接受呢?或者说,杨明当着我们的面接受了,关键时候反悔了,那我怎么办?到那时一点办法都没有!”

贺天启点点头说道:“也是!”

黄涛说:“杨明是巡视的重点,上面已经掌握了情况,很难摆脱!”

“那么说,杨明就是最合适的承担者。”

黄涛说:“这恐怕他会如实交代。”

贺天启说:“看来这事挺麻烦的,那只好想办法让杨明扛着!”

黄涛问:“他如果坚决不扛呢?”

贺天启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然后说道:“那就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让杨明立刻蒸发!”

“怎么蒸发?”

“最后的办法就让杨明自我了断!这样才能换来瞿径的一片太平!”

黄涛听了贺天启刚才的话立刻做出反应:“你贺天启敢出此馊主意!”

贺天启看看黄涛说:“那,你说怎么办?杨明对你来说,是最危险分子。”

黄涛在苦苦地思考着。

贺天启问:“要不你就试试,你和杨明亲自谈,让他承当下来,他要求什么条件尽量满足他。”

黄涛没在说什么。

贺天启说:“要不,就让他做第二个吴启宾潜逃出国!”

黄涛抬头看了看贺天启:“我可不知道杨明是怎么想的,他如果明智的话早该这样做了,可是,他没做!没做的意思意味着什么?他还想继续做他的市委副书记,或者将来去做市长的梦?”

贺天启说:“他杨明难道不知道他现在的处境?”

黄涛叹了口气说:“人嘛,是有欲望的,他认为这事能化解,他认为能化解这事的人就是我,因为我是瞿径的书记。”

贺天启笑笑,然后不加寻思地说:“恕我直言,杨明如果抱着这种想法的话,到头来你和他一起进监狱,在全国这样一个反腐败的当头,你们俩谁也脱不了干系!”

“是啊!可杨明的思维就是那么简单,他没有看到问题的严重性。”黄涛说着,两手五指又插在了头发里。

贺天启看着黄涛说:“关键时候不能两全其美,那就要当断即断,官场就是战场,三十六计该用就用!”

黄涛问:“你想怎么办?”

贺天启说:“这事我也办不了,通过别人谈谈吧,不过就是出点票子罢了。但是,能不这样办的还是考虑别的办法,那就看事态的发展。”

天已五更,黄涛与贺天启仍旧琢磨着对这事的对策。

黄涛寻思来寻思去,已经没了好的解决办法,最后对贺天启说:“老贺,这事就委托你了,我的原则是最好能婉转地解决为好,真的解决不了,要最大化地保护好杨明的利益,杨明从做常务副市长到做瞿径市委副书记一直和我配合很好,不要太委屈他了。”

“好吧!走一步看一步!”贺天启答应着。
 

 

二、岌岌危局

\

 

  黄涛办公室。

  瞿径市检察长李天成就财政局长宋常秋案准备向黄涛作一次彻底的汇报。李天成刚进黄涛的办公室,黄涛阴沉着脸将转椅转了个九十度侧对着李天成。

“黄书记,我今天来就是关于宋常秋的案子的事向您汇报一下。”李天成说。

黄涛将转椅转动过来,看看李天成说:“你觉得还有必要吗?”

“向党委汇报案件是一项制度,检察机关必须遵守。”

“人你都给抓起来了,汇报还有什么意义?”

李天成说:“有意义,我请求您支持检察机关办案,我们对宋常秋立案侦查,那是因为宋常秋在借向北京王磊送礼争取下拨款的机会支出预算外资金自己留出一部分用发票冲抵,买了套高档别墅,贪污行为非常严重,且数额巨大。还有,杨副书记让宋常秋订做了二十个铁皮箱,每个铁皮箱里装了二百万现金,杨明和宋常秋说,这钱是送给北京的一个叫王磊的人,钱都是从预算外资金支出的。”

李天成说着,黄涛微闭着眼睛,表现出对李天成的话毫不在乎的样子。

李天成眼睛看着黄涛,耐心地等待黄涛的意见。

两分钟后,黄涛睁开眼睛看看李天成,李天成抓住机会问黄涛:“黄书记,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黄涛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然后说道:“谁想走什么路,都是自己选的,我没什么意见,你们看着办吧。”

黄涛在无奈中放手了,李天成心中暗喜,案子的突破口打开了,案件可以向纵深发展了,好戏也就来了,也不怕黄涛给自己扣上个无组织纪律性的帽子了。

李天成不想在黄涛那里停留太久,因为观点对立,谈话不如早早结束。

“黄书记,没别的事我回去?”

“回去吧。”

黄涛知道,检察机关一旦在宋常秋身上打开突破口,很快就会涉及到自己,他不愿意坐以待毙,他必须来他个快刀斩乱麻,斩断牵扯到他的任何证据线索,只要操作上检察机关抓不到证据,留下来的只有决策上的责任,那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于是,他摸起电话给贺天启打了过去。

“老贺,事情紧急,我马上到你那里去一趟。”黄涛小声说道。

“好的,我在酒业公司等你。”

“行!我马上出发。”

市委秘书长赵新陪着黄涛从办公楼上下来,司机将车开到楼前,赵新打发黄涛上车后,车子离开大院向酒业公司驶去。

到了酒业公司,瞿径集团总裁贺天启和酒业公司董事长肖红卫在酒业公司大门口等着黄涛。黄涛下车后三人一起向肖红卫的办公室走去。

来到了办公室,肖红卫给黄涛沏上茶,贺天启对肖红卫说:“老肖,你先忙去,我有话跟黄书记说。”

“那好,你们谈。”

待肖红卫离开了办公室后,黄涛对贺天启说:“李天成把财政局长宋常秋给抓了,杨明的问题被宋常秋供了出来,形势非常不好,刚才,李天成去我办公室汇报了宋常秋案件的事。”

贺天启说:“这事也来的太急了点。”

黄涛说:“案子是北京检察院办案牵出来的,北京的检察院和瞿径检察院工作上实行对接,李天成又是军人出身,雷厉风行是他一贯的办案作风。还有,他手下有一名神通广大的得力干将叫张毅,在部队时干侦查员,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现在,他们把宋常秋给拿下了,案子又涉及杨明,且杨明现在省纪检委还在约谈,这两趟线夹击,我看杨明进去的时间不会长了。”

贺天启说:“省纪检委约谈杨明,这对我们来说道是个好事,可以利用关系大事化小,检察院方面,你给李天成点颜色看看,兴许问题能得到解决。”

黄涛说:“就算是杨明扛过去纪检委这一关,李天成那里他是抗不过去的,李天成根本没把我这个书记放在眼里,他上面有省检察长在给他撑腰。”

贺天启问:“他会把问题全抖搂出来吗?”

黄涛说:“差不多吧,我最了解杨明,杨明政治上是墙头草,是刮哪风他就往哪倒的人,关键时候他不会当英雄,去为别人担当。”

贺天启问:“你和杨明交流了吗?”

黄涛摇摇头,然后说道:“这个时候,还是不交流的好!”

贺天启说:“他应该知道自己的危机。”

黄涛还是摇摇头。

贺天启说:“要不给杨明透个话,让他在瞿径消失!”

黄涛说:“这话谁又给他说呢?反正我不能说,他现在还在做梦,想让我把事情压下,他和纪检委谈都把问题推到党委政府身上,他根本没有认识到他是最危险分子。”

贺天启长叹一口气说道:“人就怕不识时务!没办法,杨明真的不愿意离开瞿径,那就是我俩在别墅研究的办法,让杨明在这个世界上蒸发掉!他不在了,证据也就灭失了,瞿径还是一片太平,检察院也就办一个财政局长宋常秋就结束了,宋常秋对你和杨明的情况不清楚,案子无法涉及到你身上。”

黄涛急得两眼布满血丝,他不想用剥夺杨明生命的代价换取自己的太平,于是,他对贺天启说:“不到万一不得已的地步不要那样做,但可以先有些准备。”

贺天启点点头。

黄涛与贺天启商量后心里有了底,剩下来的时间就是静观其变,一旦案件影响到黄涛就要对杨明下手。

杨明在上级纪检干部找他谈话之后,他想尽快摆脱纪检机关对他的纠缠,他经过反复思考向纪检委写了说明材料,材料在交给省巡视组之前,他来到了黄涛办公室,把材料先给黄涛看。

黄涛从杨明手里接过材料看着,杨明清清楚楚地在材料上写道:五次给王磊送礼都是经过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的,黄书记批准的,谁也没有装进腰包,目的想争取上级的下拨款。

黄涛看了材料后两眼直盯着杨明,然后问道:“杨副书记,事到如今你是怎么考虑的?”

杨明说:“我想请你给省纪检组的同志好好解释解释。”

黄涛心里想,你杨明对检察院的办案情况看来是一无所知啊!我黄涛无论怎么解释,谁知道宋常秋会说什么?将来检察机关找到你杨明,你杨明会说什么?你那两下子能低档得过信息化大数据的侦查手段吗?想到这,黄涛又问了句:“除了你刚才说的,还有没有别的解决的途径吗?”

杨明说:“黄书记,自从你来瞿径后,我都一直在支持您的工作,干部们向上级举报我,他们那知道内情,我所做的可都是为了工作呀!我一直在围绕你的指挥棒转,包括给王磊送钱争取中央下拨款的事,我们都在为瞿径的发展积极的工作呀!”

黄涛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边挪动着步子边看看天花板,然后说道:“是啊!你的确是为瞿径的发展作出了贡献的,你对党委政府的工作非常的支持,我心中有数。可是,目前,我们正是被上级不理解的时候,真的委屈你了。”

杨明不理解黄涛话里的意思,问了句:“黄书记,这个材料能交给省巡视组吗?”

黄涛没有多想,干脆就回答了杨明:“能!”

杨明说:“那我现在去交给他们?”

黄涛说:“去吧。”

杨明走后,黄涛向瘫痪了似的,身体躺在了靠椅上。

黄涛经过了痛苦的思考,两个小时候后打电话给贺天启说:“老贺,杨明执迷不悟,你看着办吧!”

贺天启说:“你别管了!”
 

 

三、惨痛抉择

\

 

瞿径市政府。

一个星期三的上午,一辆豪华轿车在市政府大门不远的地方停下。接着,从豪华轿车里走出来两个西服革履头梳得光滑铮亮的青年人。他们来到市政府大院门口,告诉门卫说是找杨明书记,自称是杨明的亲戚。门卫让两位年轻人做了登记,然后两个年轻人向政府大楼四楼杨明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杨明办公室,随之将门关上。

黄涛非常清楚,贺天启提前两天就把解决杨明的方案告诉了黄涛。自从黄涛知道了贺天启解决杨明的方案后,黄涛彻夜不眠,两天来眼睛熬得通红。这天上午,黄涛坐在办公室里心神不定,一会翻翻文件,一会起来走走。当他正在心神不定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黄涛非常的惊厥,一看号码是贺天启打来的。

“老贺,我是黄涛。”

手机传出贺天启嘶哑的声音:“老黄,一切准备就绪,马上行动!”

“啊!你说什么?”黄涛惊讶地问了句,对方把手机关了。

黄涛非常地焦虑。

半小时后,黄涛的手机又响了,一看号码是杨明打来的,他先是愣了下,然后不情愿地按下了拒接键。

走廊里传来说话的声音,黄涛听着似乎是有人要找他。黄涛从办公室里出来,来到田秘书的门口,对田秘书说:“小田,如果有人来的话你告诉他们,我今天没空,改天再来。”

“好的书记。”

安排完小田,黄涛回到办公室,将办公室的门锁上,然后坐在靠椅上,微闭着双眼。

这时,他办公室的电话又响了,他伸手想去接听,结果又缩了回来,电话仍旧响着。

黄涛想:这不是杨明在向自己发出最后的求救信号嘛!

时间过去半小时,黄涛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杨明的电话号码,黄涛的脑袋像即将被炸开了似的,他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折磨了,他按下接听键:“杨明?杨明?你在哪里?”

不知什么原因杨明没有回答。这时,黄涛更加焦急了。他准备给贺天启打电话,想立刻让贺天启终止对杨明的行动。于是,他拨通了贺天启的电话:“老贺,我是黄涛,我有话对你说!”

“现在不方便!”贺天启说了一句就把电话给挂了。

黄涛再次拨通贺天启的电话:“老贺,对杨明的行动取消!”

贺天启没有回话。

又过了大约十分钟,杨明再次拨通了黄涛的电话,黄涛没加任何的考虑立刻接听:“黄书记,我是杨明,你在哪里?”

杨明刚刚说完一句话声音就断了,黄涛着急地呼叫着杨明的名字:“杨明!杨明!你在哪里?快告诉我!”

无论黄涛怎么叫杨明无应答。

这时,黄涛又拨通贺天启的电话:“老贺!老贺!我有话给你说,听见回答!”

黄涛叫了半天贺天启仍不接黄涛的电话。这时,黄涛不想让杨明死,他想给公安局的姜局长打电话让他去救杨明,他刚拨了两位数字就把电话丢在了桌子上,身体瘫躺在了椅子上。

市政府办公大楼一片平静,机关工作正常,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一样。

两个小时后,两位西服革履的青年人从杨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他们出了大院后上了轿车,不慌不忙地开车离去。

两位年轻人走后不长时间,六楼杨明办公室的窗户被打开了。杨明从窗户上纵身一跃跳了下来,摔在水泥地上,头颅开裂,脑浆蹦了一地。

杨明死了,牵扯到黄涛搭顺风车的证据灭失。但黄涛并不轻松,当他听到市长向他报告杨明跳楼自杀的消息后,他长叹一口气,然后默默地对杨明说:杨明,天堂里没有纪检委、检察院,下辈子不要再从政了!一路走好!

 

上一篇:难以忘记的那块月饼 下一篇:喋血同登

主办:www.bet36365.com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