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鲁检文化 > 检察文苑 >
难以忘记的那块月饼
发布时间:2017-09-25 11:00:28作者:傅先河来源:浏览次数: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

随着中秋节的临近,月饼摆进了超市,望着琳琅满目的“高颜值”月饼,馋的我直流口水!真想买上一些,品尝个够呀。但是,血糖居高不下的我,那敢吃呀,与其眼馋的厉害,不如赶紧离开,落个“眼不见,嘴不馋,心不痒”。

现在的中秋节,想吃块月饼太简单了!五仁的、枣泥的、莲蓉的、豆沙的、蛋黄的……,各种各样的月饼应有尽有,想吃啥的买啥的。然而,小时候,想吃上一整块月饼,简直就是奢望和空想!

我出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一个小山村,上有三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加之嫂子、侄女、侄子共有十几口人。每年的中秋节,在合家团圆的晚上,母亲都会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包用包装纸包着的、缠着纸经子的月饼。只见母亲慢慢地解开纸经子、包装纸,小心翼翼的拿起一个月饼,用菜刀切割成若干份,按照一定的顺序分给全家人品尝。母亲分月饼的顺序以及切割份额都是大有讲究的,首先将一个月饼的一半给父亲吃,因为父亲是一家之主;其次再分给年龄最小早已等不及的侄女、侄子,其份额略小于父亲的那块月饼;然后是嫂子,随后是我们兄弟姐妹,份额是越来越小,分到最后往往就没有母亲的了,母亲至多捡拾一点切割月饼时掉的渣渣。这时候,懂事的哥哥姐姐们,就会把自己那份小的可怜的月饼再匀一点给母亲或者侄女、侄子们,甚至一口也不吃,全部贡献出来。

寒来则暑往,暑往则寒来,寒暑相推而岁成焉。转眼间,时光到了八十年代,有一年的中秋节我因在外地上学没能回家,母亲照例给我留出月饼。等我回到家时,月饼早已长满了黑毛和绿毛,只得扔掉了,但这块月饼却永远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一块小小的月饼,承载了太多太多!

主办:www.bet36365.com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